哈考网 首页 资讯 小学 查看内容

奇葩“证明”如何休?

2018-12-20 14:54| 发布者: 徐鑫| 查看: 569| 评论: 0

摘要: 2015年5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召开的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 ...

文/本刊记者 孔大为
  被总理屡斥的“奇葩”证明
  “你都搞不清楚他要什么证明,比如说让一岁小孩开不犯罪证明。”2015年5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召开的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如是说。
  听到现场的笑声,李克强表示:“这不是笑话,这是真事!”
  这已是李克强近来第二次痛斥此类证明。此前于5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就证明“你妈是你妈”、劳模评选要戳8个公章等现象,痛斥某些办事机构,“这些机构到底是出于对老百姓负责的态度,还是在故意给老百姓设置障碍?”
  被要求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是北京的陈先生,由于办理出国旅游手续时需填写紧急联系人,于是写了他母亲的名字,结果有关部门要求他提供材料,证明“你妈是你妈”。这件事经媒体报道后舆论反响强烈。
  与证明“你妈是你妈”类似,网友也晒出了很多“奇葩”证明,比如证明“我是我”、证明“婚前未结婚”、证明“女儿是女儿”、证明“我老婆是我老婆”……据报道,有位老人在按规定申请相关补助时,竟被要求出具一份“自己还活着”的证明。
  “奇葩”证明不断被曝光。有媒体就此展开民意调查,结果显示,逾六成人认为这是“找茬”。
  此类荒唐事不止折腾老百姓,也折腾创业者。李克强在5月12日的会议上还举例说,一位创业者把房子抵押筹集创业资金,自己租房子办公司。结果发现创业最为困难的竟然是如何在当地立足和办证,各种证照让他“头昏脑涨”,最后甚至想放弃。
  在李克强看来,名目繁多、无处不在的审批事项对个人来说浪费的是时间和精力、增添的是烦恼和无奈;对企业来说浪费的是人力和物力、耽误的是市场机遇;对社会来说削弱的是公平,抑制了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对党和政府来说影响的是形象和诚信、损害的是人心和民意;如果不努力加以改变,损害的将是全体社会成员的共同努力,延误的将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进程。
  基层民警不堪重负
  证明“你妈是你妈”、“我是我”,听起来很可笑,但在基层公安窗口,这些现象并不鲜见。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基层民警是公安机关联系群众最直接的“桥梁”。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屡屡遭遇的“证明难题”,本不属于公安分内之事,却让基层民警不堪重负。
  “东宝公安分局的070510,你的态度还能再差一点吗?”2015年3月23日中午12时,湖北荆门当地某论坛上的一个帖子引起了警方关注。
  原来发帖吐槽的是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辖区栗溪镇的一名大学应届毕业生小王,临近办毕业证却被学校告知,其档案中的身份证号码与手持证件不符,要求其回原籍出具“我是我”的证明。小王到栗溪派出所办理了证明,校方又说,必须县级以上公安机关盖章才有效。接待小王的是东宝分局治安大队户政中队中队长孙芙蓉,她对小王的情况多问了几句,小王心里不爽,办完事,就随手在论坛上吐槽了。
  事情查清楚了,当事民警孙芙蓉却一晚上没有睡着:入警25年,她就在户政窗口岗位上工作了23年,从派出所普通户籍警到分局户政中队的负责人,她从来没有和办事群众吵过架,但近年来,名目繁多的证明却让和她一样的窗口民警特别头疼。孙芙蓉告诉记者,当前窗口服务日益规范,凡是正常的户口事宜,没有任何问题,但这样那样的证明,让民警无可奈何,也让警民关系陷入尴尬之中,影响群众对公安民警的评价。
  据统计,近年来荆门市公安窗口引发的涉警敏感舆情,有70%缘于开具各类证明。
  “先到派出所出具证明”、“派出所开了证明事情才能办”、“派出所开了证明事情就能办”……群众到派出所开具各类证明之前,经常听到类似的要求。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和平派出所是一个普通的公安派出所,然而,这里像国内其他派出所一样,几乎每天都在遭遇着“证明难题”。
  “现在开各种奇葩证明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太多了。”和平派出所民警曹丹说,“我们所一天连办事带咨询的有100人左右,起码有20至30人是来要求开各种证明的,房屋继承需要开,出国留学需要开,出国旅游需要填紧急联系人还要开具关系证明,有一回一位群众跟德国人结婚也要来开单身证明……这些超出我们职权范围的要求让我们很为难。”
  有一回,有群众拿着户口本要求曹丹开具父子关系的书面证明,曹丹接过户口本,上面户主、成员等一家三口的信息清清楚楚,为什么还要再开证明呢?原来是公证处要求这名群众必须到派出所开一个父子关系的纸质证明。
  “我让群众把电话打给公证处,我跟他们说,他们就很强硬地跟我说,你们爱开不开,不开这个父子关系我就证明不了,我们公证处公证就是要你派出所一张纸,出了事我们找你啊,你们派出所又不会黄。”曹丹哭笑不得,“难道我们公安机关办理的户口本没有效吗?”
  接触了形形色色要求开各种证明的事情后,曹丹有个深深的体会:他们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公安机关来推卸了。
  “很多证明你不开会让群众有误解,他们认为,这些证明就是盖个章的事。”曹丹说,在办事的群众看来,有事就找派出所,仿佛派出所是“万能”的,“其实他们不知道公安机关也有自己的制度和原则,有些能开,有些不能开,可现实情况是:解释没用,事不办,群众就不满意。”
  证明“我是我”(同一人身份认定证明)是公安机关被要求出具的最常见户籍证明。银行取款、保险理赔、职称证件关系人认定等,相关单位一旦遇到当事人档案资料信息与手持信息不相符的,都会要求到派出所出具同一人证明。
  湖北省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泉口派出所教导员李海军说,湖北省公安厅2012年出台的《湖北省公安派出所出具户籍信息证明工作规范(试行)》明文规定公安派出所不予出具同一人身份证明,但现实生活中总是涉及到群众的切身利益,一天不办理,群众就天天来找,他们还说,“不是有困难找警察吗?这点小事都不给办?”
  群众办理出国出境、财产继承等事项,常常被要求到派出所出具诸如“我妈是我妈”的亲属关系证明。基层民警普遍认为,居民户口簿和身份证是证明公民身份的法定证件,再对户口簿和身份证记载的信息出具证明,对基层民警来说,是严重的浪费警力和精力的做法。
  还有更奇葩的情况:一个活人站在那里,却还要派出所去证明他还活着。
  荆门市公安局东宝分局泉口派出所户籍民警张歆每年要面对一批上了年纪的辖区群众来开“我还活着”的证明,为的是领取相关生活补助。据了解,这些群众居住地和单位分散,单位不便于上门核查,便将责任交给了遗属本人证明自己还活着,一年一次。
  据了解,2012年,湖北省公安厅曾明确要求公安派出所不予出具健在证明,但有关单位换了一张“遗属生活困难补助人员协助认证表”,换汤不换药。每次不得已出这种证明,张歆的心都不踏实,“这额外增加了我们的责任和风险。”
  粗略统计,当前,公安机关被经常要求出具的各类奇葩证明近20种。调查中,基层民警无一例外地表示,开奇葩证明,是当前最难办,又最影响警民关系的事情。民警普遍感觉委屈,以前说“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现在被调侃为“门好进、脸可看、事难办”,“有些不能办的事情,我们违规办了,群众不理解我们的苦衷,但不办,群众会埋怨我们不为民。”
  “奇葩”证明为何这么多?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奇葩”证明?《人民日报》在《关注改革“最后一公里”·聚焦社区治理》的报道中一针见血指出:证明过多过滥,除了审批事项太多外,还因为原本相关职能部门之间应该相互核实的事项,但现在却互相推诿。说白了,就是要审批的事项很多,可谁也不愿担责。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占斌认为,之所以存在此类“奇葩”证明,一方面是政府仍存在“该放的权没放”,“手伸的还是太长”,另一方面也存在部分已出台的简政放权措施没有落实到位,“中梗阻现象大量存在”,“最后一公里没有完全打通”。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出现各种“奇葩”证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公民户籍、教育、就业、生育、医疗、婚姻等一些基本信息处于分散、割据的碎片化状态,不能实现部门间、地区间互通共享或共享程度不高。此外,一些基层部门和单位也存在懒政、推卸责任甚至设租寻租的问题,需要各部门引起高度重视,认真加以整改。
  各种“奇葩”证明出现,说明政府服务人民群众的工作还有差距,也说明李克强总理从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痛点”和典型事例抓起,体现简政放权由政府“端菜”转为让群众“点菜”的新思路新要求,抓政府自我革命抓到了要害之处。
  与此同时,有专家指出,奇葩证明,应该是指那些不必设立的证明事项。例如一岁小孩的无犯罪证明,在任何情况下都是荒唐的;再如亲属关系证明,在两人是否亲属关系与要办理的事项无关时也是荒唐的。
  有人办事就曾遇到过“部门A说需要部门B的证明,而部门B说没有部门A的证明我用什么来证明”,就像是你要给我蛋,才能孵出鸡,而我说你要给我鸡,才能生下蛋。
  然而当我们对一些证明感到不可理解,去问工作人员为什么要这个证明,得到回答往往是“就是这么规定的”。问题是证明“你妈是你妈”是否必要,若不必要那就是找茬。
  现在提倡法治而不是人治,需要程序公正,程序合规,必要的证明是应该的,但有些情况下,花点钱、找找人也能办,或者在没有知情权的部门盖个章也行,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其实不少证明并非非要不可。因此,各级政府部门有必要结合简政放权的时代要求,与时俱进地对需要当事人提供的材料事项进行梳理,能免的就免、能简的就简,从源头上减少对证明的需求。
  当然,反对奇葩证明,不是要废除证明,而是使证明不至于成为公民生活的大困扰。但现在有一种取消人际关系证明的观点,认为亲属关系、个人身份无须证明,这不是一种理性的声音。
  简政放权破除奇葩证明
  “部门一张嘴,群众跑断腿”。证明“你妈是你妈”很典型,一些类似的荒唐证明群众反映强烈,是时候下力气减掉不必要的公章,打破不合理的规矩,使公权力真正发挥方便群众办事创业的作用。
  2015年5月12日,全国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职能转变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强调,人民群众对审批之弊感受最深,对改什么、如何改最有发言权。要开门搞改革,从政府部门“端菜”变为人民群众“点菜”,以群众需求为导向,从反映突出问题入手。
  2015年6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信息公开办就“怎么证明我妈是我妈”及背后的办证难问题,组织外交部、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和多家旅行社相关负责人,讨论如何简化公民出国(境)申办手续。
  座谈会上,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将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进一步改进完善信息系统,加大警种之间的合作,积极推进与人社、民政、教育等有关部门的信息共享,能由公安部门自行核查的事项坚决自行核查,避免群众跑腿。
  国家旅游局有关负责人认为,政府部门需要继续清理规范权力清单,清除不合理的门槛,特别是在民生方面,要重点研究办事程序繁琐、证明五花八门、部门与部门间责任不清、沟通不畅的问题。
  “公民办理有关事务过程中确实需要一些必要证明和相关材料。”要解决材料过多过繁问题,外交部有关负责人建议,一要梳理清楚哪些是必要材料,不能随意增加;二要向群众公开明确说清楚,需要提供什么必要的证明和材料;三要加快公民数据库信息化建设,建立公民档案。
  “这将有助于进一步深化行政体制改革,推动政府职能转变,使简政放权向纵深发展。”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占斌认为,要彻底消除此类“奇葩”证明,必须开门搞改革,从群众反映突出的问题入手,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让改革成果更多惠及全体人民。
  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证明多”、“证明繁”问题,公安部立即着手研究制定一系列简政放权措施,方便群众办事。
  据了解,公安部已部署各地认真清理本地有关户籍证件使用管理的政策规定,全面梳理证明的种类,该取消的要取消,该合并的要合并,必不可少的证明要清楚告知。对于能够凭户口簿、身份证证明身份及亲属关系的,一律不得要求公民出具其他户籍证件;要求各地充分发挥人口信息化优势,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认真落实各项便民利民措施,通过举报电话、电子邮箱、官方微博等方式,主动接受举报投诉,自觉将工作置于阳光之下,切实提高户籍窗口的服务水平。最近,按照中央全面深化公安改革和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的部署要求,公安部正着力推进深化公安行政改革、创新服务管理工作,进一步简政放权,加强服务,努力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便利。
  公安部出入境管理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公安部陆续出台了多个出入境手续办理的便民措施,如将普通护照、往来港澳和往来台湾通行证件申请表“三表合一”,推行网上预约办理,缩短办证时限等。
  目前,公安部正在积极研究推动向县级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下放出入境证件审批权限,提高证件审批效率,坚决纠正和杜绝基层单位擅自增加一些证明材料的做法,在确保安全和有效管理的前提下,最大程度便利群众办事。
  此外,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将进一步完善信息系统,加大与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对能够通过内部核查的事项,坚决避免群众多跑腿。
  让数据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化为现代社会治理提供了这样的可能和便利。专家表示,解决证明过多过滥问题,当务之急需要打破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通过一定的规则和权限设置,让公民基本情况实现共享。这样,老百姓就不会再为各种证明四处跑腿,更不会出现“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的尴尬。
  据了解,目前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部门已经和社保部门实现了网上信息共享,当申请人异地办证需要提供在北京的社保情况时,已不再需要去人社部门开证明。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下级分类

返回顶部